今天是

 

福布斯富商跨境演金蝉脱壳计 卷土重来欲再玩破产重整变戏法

  时间:2019/3/22 17:17:22 来源:中国经济观察网 责任编辑:值班编辑 人气:4
分享到:

  ——揭秘港商秦志威利用破产重整涉嫌侵吞巨额国有资产的资本游戏


       事件回放


2014年12月18日,《南方周末》曾以《福布斯富豪秦志威的跨境资本戏法 废金属大鳄被清盘 神秘公司疑助其金蝉脱壳》为题发表了一篇揭露香港上市公司“中金再生”被香港证监局清盘后,公司控制人秦志威如何金蝉脱壳,操作内地子公司破产重整,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事。《南方周末》文章显示,2013年,因财务造假,中国金属再生资源控股有限公司(00773.HK,下称中金再生)被香港证监会勒令进入清盘程序。该公司曾经是中国废金属行业龙头老大。一年后,当其多家位于内地的子公司陆续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后,一家成立刚刚三个月、实缴资本为零的名为广东恒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神秘公司突然出现。而正是这家成立刚刚三个月、且工商实缴资本为零的企业,先后向中金再生旗下正处于破产重整程序中的四家公司提出了重整意向。种种迹象显示,这家公司与中金再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工商资料显示,广东恒聚成立于2014年9月5日,公司唯一股东广东恒和也刚刚成立于2014年8月20日,实收资本都是0元。另有证据显示,广东恒和的一位股东和秦志威关系密切,并和重整中的部分子公司曾有资金往来。可以看出,广东恒聚实为秦志威实际控制的又一个“壳”公司。

 


请输入图片描述


 

秦志威的资本游戏手段可谓令人眼花缭乱。首先,他利用控制的多家公司,组织多起虚假贸易,向多家国有银行申请巨额贷款,利用巨额贷款所得向社会高息拆借资金,套取利息差获利。其次,为达到侵吞巨额国有银行贷款本金、利息的目的,秦志威恶意操纵大幅度低估贷款主体公司良性资产价值,操纵其实际控制的关联公司编造虚假债权,掏空贷款主体资产。最后,操纵实施“破产重整”,大幅压低清偿比例。安排其控制的新马甲公司“广东恒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极小的代价重整接盘,从而完成左右手互换的 “破产重整”,“破产重整”实施后,贷款主体公司欠银行巨额债务变为零,从而达到侵吞国有银行资产的目的。金蝉脱壳的游戏就此完成。

更为荒唐的是,“破产重整”期间,秦志威再次安排内陆中金再生子公司以股权质押向国有银行新增贷款23个亿人民币!“新马甲公司”广东恒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欲以极低的价格破产重整接手,再次上演左手换右手的变戏法资本游戏。

背景关系图

秦志威,广东人,持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证,号码:P470xxx(0),经记者与香港警方联系确认,其被香港警方取保后,脱保逃至国内,现被香港警方全球通缉。

秦志威系原中国金属再生资源(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金再生”)的实际控制人。中金再生资源(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中金”)原系中金再生在国内的第三级子公司;广州亚钢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亚钢”)原系中金再生在国内的第四级子公司;武汉亚钢金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亚钢”)原系中金再生在国内的第五级子公司。中金再生在国内的子公司还包括江苏中金再生资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中金”)、中山亚铜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山亚铜”)、天津亚铜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亚铜”)等。

2013年1月28日,中金再生因涉嫌造假被香香港联交所停牌,2015年12月31日被香港联交所进入除牌阶段。秦志威于2013年8月12日被香港警方拘捕,秦志威获保释后弃保逃回国内。中金公司经香港高等法院指定由临时清盘人保华顾问有限公司接管。秦志威逃回国内后开始对内地的公司包括上海中金、广州亚钢、武汉亚钢、江苏中金、中山亚铜、天津亚铜等中金再生的子公司进行破产重整,以对抗香港高等法院的清盘。同时在破产重整的过程中利用破产重整逃废银行债务,涉及的国有银行包括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涉及的商业银行包括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光大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东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通过已经完结的破产重整,逃废的银行债务达30亿,造成国有资产巨大损失。

秦志威的手段:恶意隐瞒应收款,操纵虚假破产重整

(1)在各个公司的破产重整过程中,故意隐匿对外应收账款或存有担保的真实事实,向管理人或隐瞒相关材料,恶意制造对外的应收账款不可回收的假象,在审计评估的过程中,致使其控制的各个公司资产大幅度缩水,从而造成各个公司净资产的大幅度降低,导致银行债务可回收比例大幅度降低,从而达到逃废银行债务的目的。

(2)在其控制的公司破产重整的过程中,秦志威通过其控制的重组方广东恒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已经大幅度缩水的净资产价值对应的对价向各个重组审理法院报价重组,因外界无法得知各个企业的真实财务状况,故上海中金、广州亚钢、武汉亚钢、江苏中金、中山亚铜、天津亚铜等所有公司的重组方均为广东恒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法院通过破产重整后,以上所有公司的股权全部由中金再生受理转移至广东恒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至此,秦志威不但通过破产重整逃废了银行的巨额债务,还直接将以上所有内地公司的股权从中金再生的手里“合法”转移到其控制的广东恒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名下。

重组路径图:

银行在破产重整中的资产损失明细

通过查询各家公司的工商档案,各公司的破产重整计划中记载,各家公司欠银行的本金及银行在破产重整中回收的本金,如下:

关于上海中金破产重整中银行损失本金的统计:

   关于广州亚钢破产重整中银行损失本金的统计:

   关于武汉亚钢破产重整中银行损失本金的统计:

秦志威是广东恒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的事实:

1、秦志威控制的第一家破产重组的公司是广州亚铜金属有限公司,该公司被申请破产的时间为2014年2月17日,广东恒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成立的时间是2014年9月5日,法院裁定通过重组时间为2015年2月9日,也就是说广东恒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恰恰是赶在重组期间成立的。

2、广东恒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成立之初的法定代表人杨建芬是秦志威长期的下属,现法定代表人秦应球与秦志威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3、广东恒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的100%控股股东是广东恒和环保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该公司的成立时间2014年8月20日,也恰恰是赶在重组期间内成立的。广东恒和环保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企业性质是有限合伙企业,其合伙人有四方,执行事务管理合伙人为广东恒和环保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依据合伙企业法,其他三方仅是有限合伙人,企业的实际控制人是广东恒和环保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彭勇。

工商资料显示,彭勇此人同时还担任广东好车控股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而在公开网站上搜索显示秦志威系该公司董事长,记者同时查询了广东恒和环保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工商信息,显示大股东是广东西部环保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而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仍是彭勇,也就是说彭勇在秦志威实际控制的多家公司担任法人,其与秦志威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工商资料还显示,该公司的控股股东是农宝(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吴日章,该公司恰恰成立于2014年5月2日,正是赶在重组期间内成立的,其100%控股股东是裕豐環球有限公司,该公司是一家香港公司。同时吴日章担任广东恒聚互联控股有限公司董事,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仍然为彭勇,广东恒聚互联控股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是裕豐環球有限公司。

 


请输入图片描述


 

秦志威的二次戏法

(一)在所有公司的破产重组程序中,银行的代表大部分都投了赞成票,致使银行的巨额债务被免除。

(二)匪夷所思的是,广东恒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重组了上海中金、武汉亚钢公司、广州亚钢公司、中山亚铜公司、江苏中金公司后,在以上企业破产中,各个银行巨额的债权被免除,可各个银行在企业重组后,再次与广东恒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及上海中金、武汉亚钢公司、广州亚钢公司、中山亚铜公司、江苏中金公司合作贷款。

表一:广东恒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质押上海中金的股权

表二:广东恒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质押武汉亚钢公司的股权

表三:广东恒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质押广州亚钢公司的股权

表四:广东恒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质押中山亚铜公司的股权

表五:广东恒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质押江苏中金公司的股权

最新情况

2018年12月5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申请人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开发区分行申请的秦志威为实际控制人的广东恒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破产案进行了公开听证。2018年12月20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2018)粤01破申139号《民事裁定书》,根据民事裁定书记载,2014年11月19日,中行广州开发区分行(牵头行)、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江阴支行、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黄埔支行、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江阴支行、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分行、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广州海珠支行、东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分行、中国光大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分行、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分行(以下简称“银团”)与恒聚公司就中金再生内地系列企业整体重整项目事宜达成协议,签署了合同编号为YQCZ2014001号的《中金再生境内企业整体重整项目合作框架协议书》。银团依据YQYT2014001号《银团贷款合同》的约定,累计向恒聚公司发放了共计人民币2,343,900,000.00元的贷款。经各方认可的不动产抵押物的价值合计为973,669,160元。

疑点重重:

广东恒聚是新成立一家0出资的公司,实际是中金再生的替身,即新马甲公司,这些子公司的股权如果有这么高的实际价值,为什么资产重整方案中偿还银行债务的比例只有11%—17%;如果没有这么高的实际价值,银行为什么要急不可耐地让国有银行资产处于高风险中,向一家新成立0出资的公司发放巨额贷款。这次审批贷款银行是否严重违反风险控制的相关规定?是否履行了严格审查核实贷款债务人资产情况、财务资料的职责?秦志威是否再次开始了新一轮侵吞国有银行巨额贷款的大戏?。

合理怀疑:

怀疑一:第一次破产重整中,银行大量贷款被“合法免除”,是否涉及虚假重整,逃废银行债务?

怀疑二:破产重整后,再次向银行贷款23.4亿,是否涉及骗取银行贷款?9.73亿的资产如何获得23.4亿的贷款?银行巨额贷款去向何处?

怀疑三:银行二次申请破产重整,是否再次上演金蝉脱壳好戏?

记者致电银行监管部门,得到的回答是,破产重整期间的企业贷款,一般不会得到银行受理,基本不会核准。记者咨询京师律师事务所相关专业律师及查询相关法条,获知我国法律有如下的规定罪行

1)贷款诈骗罪;

2)采用隐匿、转移财产等欺骗手段,搞假破产、真逃债,严重损害债权人利益涉嫌虚假破产罪;

3)破产清算时,公司、企业隐匿财产, 对资产负债表或者财产清单作虚伪记载或者在未清偿债务前分配公司、企业财产的, 涉嫌妨害清算罪;

4)国有公司、企业工作人员, 严重不负责任或者滥用职权, 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 涉嫌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或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员滥用职权罪;

5)破产程序中行贿或者收受贿赂的, 涉嫌行贿罪、受贿罪、公司、企业人员受贿罪或者对公司、企业人员行贿罪处理。

而秦志威及相关的企业银行等都有可能触犯了以上法律法规,如果严查起来涉案的任何人都可能难辞其咎。

中金再生的破产重整尚未完成,秦志威金蝉脱壳的演出继续进行,难道国家监管机构还要坐视不管,任由国有资产的流失……我们拭目以待……